您所在的位置:浦城新聞網 > 文藝文化 > 正文

照明的記憶

2019-10-31 15:32:27??來源:  責任編輯:浦城新聞網   我來說兩句
分享到:

 

□周飛民

星期天在整理雜物間時,看到了一盞長輩留下來的,據說是康熙年間的煤油燈。看著這盞布滿灰塵的青花瓷器煤油燈,勾起我往年照明的記憶。

那是1978年離除夕只有兩天的那個夜晚,我想做寒假作業,但家里沒電。

我家在福建浦城縣九牧鎮九牧村,是閩、浙、贛三省交界地。整條大街黑咕隆咚,和其他大部分農戶一樣,由于那段時間煤油供應緊張,我家也用山上砍來的毛竹做成的篾片點火照明,昏暗的火苗左右搖曳,忽明忽暗的火光令我眼花燎亂,難以做功課。

其實我家8年前就裝有電燈,可家鄉只有一座50千瓦的小水電站,春天的時候,要等到天黑才開始發電,家中15瓦的燈泡能亮3小時,每戶只裝一盞燈,每月交電費0.5元。到了冬天因為沒水,晚上基本上沒電,所以挨家挨戶都自備了照明用的竹篾片和煤油燈。

才8點多鐘,黑暗促使睡意提前到來,漸漸睡去的我,迷糊之中聽到屋外傳來的驚呼聲:“火燒房子了,快來救火啊!”當我沖出門外,映入眼簾的是滿街的人和燃燒著的房子,肆虐的大火照亮了夜空,許多村民提著水滅火,另外有不少人在手忙腳亂地拆隔壁的木屋,截斷火路。失火房子的主人許大娘哭得天昏地暗,她的兒子,是我的同學,則嚇得渾身發抖。我緊緊地抱著他,他依著我全身抽動,囁嚅道:“篾——篾片,燒——燒起來的……”

許大娘的房子徹底燒毀了,我家與他家隔著4棟房子,由于緊挨的第二棟房子被強行拆了,火勢沒有蔓延過來,但已嚇得我連大年三十也沒回過神。吃過年夜飯,一家人不敢點竹篾片,在黑暗中度過了難忘的一夜。

后來煤供應似乎不大緊張了,我家開始用上了這盞祖上傳下來的煤油燈,由于這種燈火不防風,時常會被風吹滅,所以媽媽買了個有玻璃罩的煤油燈供照明用。

多年后,竹篾片與煤油燈隨著電力事業改革的發展,終于退出照明的歷史,家中的電燈也換成了日光燈管,每天有電開燈采光,但當時鄉下行政村和自然村的照明問題還沒有得到完全解決。

時光回到2001年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,一個姓呂的同班同學邀我去他家玩,我不想去。此前,他邀請了我多次,我一直沒去。原因就是他家住在將坑村大排崗自然村,不僅山高路遠,不通公路,更要命的是——他家沒有電。

“我們家有電了!”他怕我又不去,第一句話強調家中有電了。

“是嗎?”我有點不相信,“你那村才兩戶人家,光是立電桿、拉電線就要花好多錢,誰負擔?”

老同學極為興奮地說:“肯定是公家出的錢,電力部門的人把電線牽到我們村,昨天正式通電了。”

那么遠的偏僻小山村,居然能通電?我帶著疑惑踏上通往同學家的路上,我看到一排整齊的水泥電桿上,幾條閃著銀光的電線伸向大山深處,這可是與省網相接的電網啊。為了兩戶農家的用電,這得耗費多少財力啊,他們交一輩子電費,也許都買不了一根電桿。所以對農網改造工程,村民都說:“政府真好,不惜成本為民辦事。”

朋友家的路全部是蜿蜒的羊腸小道,不通車,當我氣喘吁吁徒步來到朋友家中,我甚至還沒喝上一口水,朋友迫不及待拉亮了電燈,向我炫耀亮度,他激動地說:“沒想到我們這么偏僻的小山村也能夠用上和城里一樣的電。”說完,拿出長期以來一直使用電池的“三用機”,一邊播放著歡快的音樂,一邊眉飛色舞地對我說:“有電了,我可以做好多事……”他向我暢談未來,口沫橫飛,滔滔不絕。

如今,百姓再不會為用電煩惱了。現在浦城各鄉鎮都有數座小水電站和至少一座35千伏或者110千伏變電所。堅強的供電網絡給百姓提供了優質的電力服務,每年都有新的供電設施按計劃在緊鑼密鼓地建設中,今后的家鄉會更加光明。□李義友

 

相關閱讀:

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心情版
相關評論
更多>>南浦時政
更多>>省內動態
  • 浦城民生
  • 鄉鎮資訊
更多>>體育娛樂

版權說明   |   聯系我們   |   設為首頁   |   收藏本站

Copyright 2014 FJNJNEWS.CN 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地址:浦城縣五一三路132號
辦公電話:0599-2822949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閩ICP備15018385號  
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2822296  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.
主辦:中共浦城縣委、浦城縣人民政府  ?主管:中共浦城縣委宣傳部

備案碼35072202010026

广东好彩1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