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浦城新聞網 > 文藝文化 > 正文

百歲丈母娘

2019-10-15 15:11:06??來源:  責任編輯:浦城新聞網   我來說兩句
分享到:

 

長命百歲,過去是一句祝福的話,如今已不再稀奇,我家丈母娘就是位百歲老人了。在兒女子孫面前,她雖白發蒼蒼,手持拐杖,步履跚跚,但精神矍鑠,記憶不忘。匆匆歲月,多少風雨飄搖,多少陰晴圓缺,又有多少的鄉愁?百年老人,彈指一笑間。

茫茫塵世,流年似水,流走了風塵,流去了時光,卻流不去我對岳父母的記憶。上世紀七十年代中,從軍探親回鄉,我走進未婚妻家。岳父是縣油漆廠一名漆匠,岳母為家庭婦女,生育下四兒三女,其中四兒還是殘疾人,全家經濟生活僅靠岳父每月50多元工資。家庭雖然貧困,但還過得平安溫馨,岳母起著和家勤持的“半邊天”作用。由此相夫教子,操勞家業,成了她一生神圣的工作。瞧著開懷的岳母,慈祥的老人,左鄰右舍莫不由衷感慨:“你家丈母娘生活雖貧困,但行善積德,百歲高齡,千秋瑧福呵!”

生活之樹常綠,生命之泉長流,是老人的勤儉。天蒙蒙亮,廚房里傳來鍋碗瓢盤的交響樂聲,她起來做好早餐,備齊全家人中、晚的飯菜。等兒女上學后,她提著一大筐衣服出大西門,在南浦溪邊棒打刷洗,一件件晾曬在巖石上,回家后將半干的衣服又掛在屋前的竹桿上。岳母沒有上過學,而處事說話有哲理,她道洗衣做飯看似簡單平凡,但是一日不可少,吃穿大如天哪!

在屋后有小園,利用空坪,岳母圈養起小雞小鴨,逢節過年家里就有美食佳肴了。養豬,也是她的一手絕活,春天上城郊田野拔豬草,夏日下塘撈浮萍,秋冬拾地瓜蔓葉,買細米糠,利用泔水,兩頭又丑又小的豬兒,喂到冬至,已是又胖又壯了。岳母瞅我說:“養豬是自小跟你姥姥學的,雖又臟又累,可是我們勞動者的家風相傳呀。”那喂豬的圓木盆,成了家里一個“聚寶盆”了。

上世紀七十年代,我從部隊回鄉探親,正與妻商量上街買菜。“這里有好東西,又不花錢。”岳母即領我們走上西門河畔的菜園。這園原是一片長長的荒沙灘,岳母覺得“有金可掘”,揀來石塊摞成基,揮鋤開墾出幾畦菜地,按時季育苗下種,施放草木灰和豬糞是最好的有機肥,用溪水澆灌也十分方便,生長的蔬菜瓜果,生態又新鮮,勞動既鍛煉了身骨,還省去家里一大筆開支銷。看著老人摘豆拔蔥,揀茄子,抓辣椒,我知道了什么叫“自己動手,豐衣足食”!

多少回歸來,岳母屋里的燈光總亮著,戴著老花鏡的她忙著縫補舊衣服。一件又一件,大兒的衣褲,傳給老二又留給老三;大女兒的衣裙,二女三女接著穿。至今,二位小姨向我叫嚷要補償:“以前我們都是穿大姐剩下的,現在大姐夫應當給我們添新的呵。”勤儉節約,天下母親的優秀品德。

兮兮歲月,年載復年,人總有垂暮之年,滿頭花發是岳母操勞的見證,微彎的脊背是岳母親辛苦的身影,滿臉皺紋,雙手粗繭,是岳母一生無怨無悔的記載。

老人百年人生,生性寬和,豁達耿直,嚴以自己,善待別人,從不與人計較是非,碰到不愉快的事轉過頭就放下。有一次上街賣自留地產出的甘蔗,人多不留神少收了錢,她竟然說:“別去追人討要,吃虧是福。”

岳母善烹煮,會炒菜,無論親屬朋友、街坊鄰居有請必去。她提前一晚到他們家備料,第二天十多桌宴席順利開張,她道只要客人吃得香甜,吃得滿意,再辛苦也值了。你看看,這就我家助人為樂的丈母娘,這正是她老人長壽的“奧秘”。

常常,讓我動容,是她對子女的為母善德。家中最小的內弟,自幼為殘疾,又聾又啞,見人交流靠比劃;長大至今除了吃三餐飯,不會做任何事。連洗澡換衣都需要人伺候。老人對他不離不棄,帶在身邊,愛護有加。內弟十多歲時,好幾次出家不知歸,讓我們四處尋找才回來。岳母拿起掃把就教訓他,然而總是高高舉起,卻輕輕放下,急得淚流滿面,長長嘆息:“你年已五十,換作別人家已成家立業,兒呀為何長不大呢?是娘不好錯生了你呀。”天茫茫,地蒼蒼,誰家兒女又不是娘的心頭肉,一把屎一把淚地拉扯大呢?我從岳母的思緒與期盼中,看到老人心靈深處,積存著一脈生命之泉,在永遠暢流不息……

岳父逝時,三子、三女各自成家。除殘疾兒與岳母相依為伴,在家照顧他們的二兒又中風。因三個兒子均為縣油漆廠下崗職工,無力供她生活費,其養老與一家三口人的經濟負擔,基本上落在我這位大女婿上。每見老人面有憂容時,我勸她說“丈母娘也是娘!”老人最愛聽我這句話,逢人就夸:“大女婿供我養老,半個兒勝過親兒。”每每送上養老月錢,老人數著一張張百元鈔票,在身邊的外甥女沖我笑著說:“外婆雖老,心清目明,看著百元錢上的偉人像,說新時代生活真好!”

那年岳母九十歲,我作東召全家為她過生日,這次她百歲,老人再三交代不要為她慶祝,不許我多花錢。然而,我思而再三,老人含辛茹苦,一生不易,最后還是把她輩的親屬,膝下的子孫們請回來,不收禮物,不大辦宴席,以家人歡聚方式為她作壽,共享天倫之樂,讓她當回“瑤臺王母”。

日月昌明,松鶴長春,春秋不老,古稀重新。百歲會慶那天,親朋好友,一起增福增壽增富貴;五代同堂,共為添光添彩添吉祥。暖暖的燭光里,穿著大紅龍鳳呈祥衣衫的老人,精神奕奕,歡樂地和大家高興合影。“祝老壽星,吉誕快樂,春輝永綻!”在大家的聲聲賀喜中,老人喜得臉上笑得像一朵綻開的菊花,竟說自已成了不老“仙女”了。

滿目青山夕陽照,晚霞燦爛落紅美。離鄉后,有人告訴我百歲的丈母娘常手拄拐扙走到門門,瞧著喧鬧的大街,凝望藍空白云,她是想從來往的人群里找回自己過去的身影?還是從留不住的時光中懷念匆匆而過的歲月?

愿百歲丈母娘,歲歲平安,天天快樂!

□王德仁

 

相關閱讀:

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心情版
相關評論
更多>>南浦時政
更多>>省內動態
  • 浦城民生
  • 鄉鎮資訊
更多>>體育娛樂

版權說明   |   聯系我們   |   設為首頁   |   收藏本站

Copyright 2014 FJNJNEWS.CN  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地址:浦城縣五一三路132號
辦公電話:0599-2822949  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  閩ICP備15018385號  
浦城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2822296  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.
主辦:中共浦城縣委、浦城縣人民政府  ?主管:中共浦城縣委宣傳部

備案碼35072202010026

广东好彩1计划软件